老年人打门球健身又健脑

在体育场的门球场上,经常活跃着这样一群老同志,他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打球。专注的眼神,矫健的步伐,精湛的球技,诉说着他们打球健身时的幸福生活。

门球是在平地或草坪上,用木槌击打球穿过铁门的一种球类游戏,又称槌球。这项运动起源于法国,20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但当时只在燕京大学作为游戏课内容教学,1970年开始作为老年人的活动项目推广开来。

我县门球协会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时是10多位离休干部的一项健身活动,到如今我县已有47个门球队,从城区到乡镇到村,门球已成为我县市民必不可少的一项健身活动。我县老年人门球水平在全市还处领先地位。

78岁的张源清已是我县第三届门球协会会长,我县门球的发展有她的功劳。她说:“我县门球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县老年体协、社会各界以及队员的大力支持。”

天台门球协会成立很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成立。之后,县里要求单位组队,目的是全民健身。“县老年体协抱着这样的目的,动员大家学球,让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远离麻将桌,远离。人人身体健康,社会也会更和谐。”张源清说。

天台门球协会发展到今天,一是队伍不断扩大,全县目前有47支门球队,每队队员有10到12人。姜仁潮是张源清的爱人,90岁的他是离休干部,在我县打门球算早。他说:“开始打球都是离休干部,只有10多人,到以后扩大到退休干部和职工。”二是场地越来越好,越来越多。原先只有体育场里有个门球场,七八年前还是沙石地。现在,从城关发展到乡镇到有些村都有门球场。姜仁潮说:“以前门球场条件差,是露天的,落雨落雪不能打,天特别热,特别冷不能打。为了争取能打到球,夏天时,许多人都是早上三四点钟就赶到体育场,然后等到天亮再打球。现在条件好了,室内门球场,一天到晚都可以打,还是草坪的。”

张源清说:“门球场需要管理和维护,离不开队员们的支持和付出。一个星期14个队员,每人半天轮流值班,还有两个“管家”,他们都很负责。队员们也很遵守场地管理规则。不过,门球场上争论有,矛盾也有,好在大家当时争辩,离开门球场就没事了。”

采访中得知,我县老年人门球水平在全市还处领先地位。台州市第二届体育大会上,我县团体比赛全台州九支队伍参赛,总分第二名,双打和单打都进入前三名。张源清跟记者说,虽然我县门球水平在全市领先,但他们平时手拿门球棒走在路上,许多人问背着这捣臼头干什么?也有人说是去打高尔夫球。这说明许多人都不知道门球,需要更多人走进门球场。

“门球运动作为体育运动的一部分,运动量小,且能促进全身运动,舒心健脑,挥臂巧手,动腿利足,是一项十分适合老年人的运动。你看它打一会儿停一会儿,身体不动,但脑子仍然在思考。希望更多老年人走进门球场。”张源清说。

另外,张源清提醒大家,门球刚入门的时候,大家都会感到没意思,就像当初的自己,但坚持一段时间,你就会爱上它。“你看,这里面的许多人,开始时都不喜欢来这里。”张源清指着门球场的人说。

1990年,潘善云刚刚退休就参加打门球。说起与门球的结缘,潘善云说:“感谢张锦荥和张源清两位老师,是她们建议我学门球。也要特别感谢杨正言阿姨,是她经常给我打电话,约我打门球。”

“门球这门球艺开始练的时候,一点兴趣都没有,开头我也不怎么想练,老杨阿姨和张老师,只要我没来,就会打电话过来叫我参加,说不来练不行,就这样追命样追。”潘善云笑着说道。

之后,潘善云越练兴趣越好,到后来没人叫她,她自己就想要练。为了提高球艺,开始时,潘善云还利用儿子结婚时用剩下的红地毯,铺在自家五楼,放两块砖当球门,有空就练练。学球时,潘善云经常用脑子想,有时晚上睡觉想,走路、甚至洗菜时也在想,今天自己球哪里打失了,哪个球打得好。到如今,潘善云说自己喜欢门球,热爱门球。现在,她只有一有空,就跑到门球场练球打球。“因为自己想打好,因为门球无止境。就像张源清老师所说,球圆,养勿熟鸟,今天打得好,明天不一定打得好。再说,一个好的裁判,必须门球要打好。”2016年,台州市门协组织比赛,有单打,双打,对打,年龄在18-70岁不限,潘善云在10多名对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单打第二名。

潘善云说:“我家老公都笑我,你就门球迷住了。我说,人呢,就是这样子,学一样东西,就想把它学好,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比赛的时候,如果球打过去能把对方的球一个个啪啪啪打出去,那多开心。我家老公又笑我,你怎么好斗心这么强。”不过,潘善云说,打球的时候,不要急于求胜,一定要心放来耐,慢慢来。

“以后你退休后也来参加。”潘善云说。看我笑笑,“来啊,老实好,为什么呢,门球对老年人的手、脚都不容易受伤,又动脑。门球确实会入迷,你看,这些在球场上的人,个个都一样入迷,没人叫,天天都会来打。”

“总之,我门球打到现在和所取得一点小成绩,离不开领导和朋友们的关心、帮助和支持。”潘善云最后强调说。

5年前,福溪街道门球队有一位队员要去照顾媳妇月里,61岁的褚玉英免为其难地加入了这个组织。

一向认真做事的她认为,既然答应参与了,就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好它。她抓住每一次练球的时间,起早落黑,到体育场练习。半年后,褚玉英就打出了兴趣,她跟街道其他成员说:“我把老公也叫来。”

褚玉英老公名叫褚定华,开始时他不愿意加入。褚玉英跟他说:我们俩老如果同样爱好,那我们随时双进双出,你一个人在家,又没事干。”她的儿子也赞成老爸打门球,还特地给其买了球棒。

自从夫妻俩都走进门球时,练起球来就方便多了,不管场地有没有人,夫妻都可以对练,考虑到自己球艺差,影响别人,褚玉英夫妻俩乘中午没人打的时候练。褚玉英说:“夏天早上五六点我们就来练,一直练到中午回家吃饭,有时午间休息会,有时不休息又接着继续打,那时老实用心。”其实,现在褚玉英也同样用心,记者采访那天,她就一个人在场地的周围练撞击球、擦球和边擦球,既考虑角度,又考虑力度。

在打球过程中,夫妻俩有时也有争议。褚玉英说:“就像上午打球时,我们就产生分歧。有时,我想先布局,而他想得分。打门球跟走棋一样,后面几步都要考虑,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策略,难免观点不同。”

“俗话说,上场无父子。你们夫妻俩对打时怎样?”褚玉英好笑地说:“越两夫妻对打越厉害,我们实力差不多,我想把他打输了,他也想赢我,此时双方不管对方死活。”

夫妻俩回家经常总结经验,那个球打失了,那个球应该先打。褚玉英说:“特别是比赛回来,在家里好几天可以说。”“这球打过了还能记住啊。”“有些球打失了三四年都不会忘记。”面对记者的疑问,褚玉英回答道。她说自己有一次在外地比赛,有一个球失了,当时眼泪都跑出来。“太心疼了,肚子都气痛,结果半夜三更送医院。”说起往事,褚玉英一边说,一边笑。

再过两天就是新春县门球循环赛了,去年福溪街道队获得第一名。我们祝愿这个妻子是队长,丈夫是教练的福溪街道门球队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