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垒项目被“振”出局 各球员教练齐叹无奈

  昨天,国际奥委会经投票决定:棒球和垒球项目将不被列入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棒垒球本次出局也是奥运会自1936年将马球排除出奥运会后首次遭到削减的奥运项目。

  此前,跆拳道、棒球、垒球、现代五项因为日益出现的判罚问题和低电视收视率而备受争议,多数人认为这几个项目应当从奥运会大家庭中“出局”。尤其是跆拳道,原国际奥委会副主席、韩国人金云龙出现的受贿问题,不啻为对这一韩国传统体育项目形象的巨大打击。

  就在宣布棒垒项目被“踢”出局之后不久,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由于在IOC第117次全会的投票中均未能达到半数以上的通过票,高尔夫、壁球、空手道、七人橄榄球和轮滑无一项将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其中最有希望的壁球和空手道在最后一轮投票中双双遭否决。

  由于第117次全会在昨晨已投票决定将棒球和垒球两个项目淘汰出奥运会,因此伦敦奥运会届时将只有26个大项的比赛项目。

  就在一些棒垒强国为此感到惊讶失望之余,中国相关运动队也纷纷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反映·小球中心主任不会因此减少投入

  对于棒垒球项目被“踢”出2012伦敦奥运会这一消息,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胡建国表示,国际奥委会这一决定肯定会对中国开展棒垒球运动产生影响,关键是如何对待它。

  胡建国强调,中国棒球队、特别是水平处于世界前列的中国女垒将会全力以赴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打出水平,赛出作风,争取优异成绩。

  作为中国棒球协会主席和垒球的主管中心主任,正在天津检查中国男曲训练的胡建国听到棒球和垒球被裁减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消息后,并未感到吃惊,相反他称自己对国际奥委会作出的这一决定“早有预感”。

  他冷静分析说,棒球和垒球出局奥运会,主要原因是这两个项目在欧洲开展得不十分普及,欧洲球队的水平也较差。而国际奥委会的多数委员来自欧洲,他们基本上决定着棒垒球的命运。其次,棒垒球在全世界普及面不大,只有美国、古巴、日本等个别国家开展得十分普遍,这对这两项运动来说是致命的。第三,棒垒球的规则和技战术较为复杂,不太容易被理解和熟悉。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只有了解了棒垒球的规则和技战术打法,才有可能看懂棒垒球比赛,才能欣赏到这两项运动的美。另外,棒垒球比赛的时间不好控制,这对电视转播十分不利。

  不过,胡建国对在中国开展棒垒球运动的前景还是持乐观态度。他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特别是经济多元化的今天,体育也会多元化。他说,当年他刚接触棒垒球时,也看不出棒垒球比赛的乐趣。但是,随着对这两个项目的逐步了解,他越来越对棒垒球感兴趣了。因为棒垒球是融个人与集体、智力与体力为一体的运动,它在美国、古巴、日本等国广受欢迎,深入人心,说明这两项运动还是具有魅力和吸引力的。

  胡建国表示,中国棒球和垒球协会不会因棒垒球被裁减出2012年伦敦奥运会而停止对这两项运动的投入,相反将一如既往地在全国扩大和普及这两项运动,特别是在青少年中更要大力开展。上海棒球队主教练朱慕德——先打好十运会再说

  上海棒球队主教练朱慕德三十几年如一日地热爱着棒球,而棒球被排除在奥运会项目之外对他的打击,也不是他想用语言来表述的。

  “我都这个岁数了,干了也这么多年,差不多是到头了,但是这件事的影响是对棒球这个运动的,而对我的最大影响也就是在于感情上的吧。”可能,作为一名主教练,朱慕德更多的考虑的是他的队员,“可能这件事影响最大的就是对队员们,他们一直搞的就是棒球,如今不是奥运会项目了,随之而来的很可能就是在全运会被取消,那么各地方的重视程度自然会有所降低,队员们以后的路就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朱慕德也在给所有的棒球人打气:“我们最开始搞棒球的时候,它也不是奥运会项目,不还是被我们搞起来了吗,现在或许在收入、受重视程度这些方面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2012年是没希望了,以后不是还有可能恢复吗。”

  如今,对于朱慕德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做好队员的工作,“一切还要看上面的政策,而对于我们这些基层的教练和队员们来说,还是要做好眼前的事情,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即将举行的全运会,虽然这也许是最后一届有棒球比赛的全运会。”中国棒球队队长张玉峰——还有太多人不了解棒球的魅力

  正在北京等待今年联赛最佳颁奖的中国棒球队队长张玉峰可能是运动员中最早得知“棒垒项目被取消”这一消息的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决定对于张玉峰来说,他内心所受到的震动一时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其实,这个话题(是否无缘奥运会)我前一天还在跟朋友探讨,我当时说,棒球这个项目在奥运会中的地位处在很尴尬的境遇,要么是雷打不动的主要项目,就是第一个被淘汰的项目。”可以看出他很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作为一名在国家队十年的老队员,一个技战术水平、身体条件、比赛经验在中国棒球界都称得上是NO.1的人,对于张玉峰来说,他把他的所有精力都奉献在了棒球上,他从没想到过离开这个运动,他本来做好了一辈子跟棒球打交道的准备,现在、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不会放弃。”

  作为一个上海人,张玉峰对上海的棒球运动发展还是充满了信心,作为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张玉峰想得似乎更为成熟,“对于棒球这项运动,这样一来损失是必然的,也许对于条件相对落后的地区,他们有可能就会不再有精力去搞棒球,但是像上海、北京这种发达的国家化大都市来说,也许以后棒球在国际交流上的意义或许会更大于比赛本身的意义吧。”

  而对于这个出自于“国际奥委会的决议”,对棒球充满的非凡感情的张玉峰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奈。“或许,还是有太多的人不了解棒球的魅力吧。”上海女垒主教练刘雅明——怎么说出局就出局?

  上海女垒的主教练刘雅明曾是前国家女垒主教练,曾带领中国女垒两次参加奥运会,并且取得了一个亚军和一个第四名的好成绩。

  当她在网上看到女垒被削减与奥运会门外时,笑言自己是看着女垒进入奥运会的,同时也看到了女垒“走出”奥运会。刘雅明说,1996年女垒第一次被列入奥运会项目,他当时是中国女垒的教练,那时候的兴奋还有如昨日的事情,转眼间女垒又被排除在了奥运门外。“算上2008年,我们女垒也只在奥运会停留了四届,以前还说进入奥运会三届以上就会被作为永久项目留在奥运会中,这不是也说出来就出来了吗。”刘雅明对女垒落入如此境地还是有着深深的遗憾。

  “我们作为教练,干了一辈子,剩下的还能干几年,主要是队员。但是这又不是我们作教练的能够决定和左右的事情。”刘雅明现在最关心的是“奥运会打不了,还有没有机会打全运会”,而这个结果又是取决于国家的大政策和体育总局的安排。

  “对这项运动肯定是有影响的,如果全运会也取消女垒比赛,起码现在全国的十一支队伍我估计最多只能保留下来六支。”刘雅明说,这就会对运动员以后的发展道路造成一定的局限,“比如说像现在搞的体教结合,以后不受重视了也就没人搞了;运动员退役以后想作教练的也会因为基础队伍少了,而少了很多机会。”

  不过,刘雅明也相信“世事无绝对”,“也许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需要,女垒项目又有了新的发展空间也说不定。”在刘雅明看来,今年的全运会也许是他和他的队员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也许会写入历史,所以我们会尽全力去拼一次。”据悉,上海女垒今年全运会的目标是保二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