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准基用了15年让人不再关注他的美貌

已经很久没出过口碑和话题度都爆表的韩剧,直到《恶之花》上线。目前它在豆瓣上已经从9分涨到了9.2,评价高居不下。

因此他的“双面人”形象也更彻底:外人面前是温柔体贴、把妻子女儿举高高的居家男人;背地里连微笑都要通过学习才能展露,遇到对他产生威胁的人二话不说就“爬山”警告。

为了摆脱花美男的固有印象,李准基努力转型多年,他说自己不想被当作长得漂亮的明星,而是要作为演员被观众记住。

对于《恶之花》为什么会爆红,借用朋友的一句话,“谁能不爱这种长得帅、在家做手工还带小孩的老公?”

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好男人,倒也不那么抢眼。可如果这个好男人其实有情感感知障碍、明明深爱着老婆还觉得自己不爱、有一个连环杀人犯的父亲、自己也身背通缉令…….美强惨什么的,最惹人怜爱了。

一张阴柔的脸,表情一旦垮下来就生出恐怖感;偏偏笑起来又十分温暖,演满分丈夫不要太合适。

后来因缘际会,他改头换面成了医院理事长的儿子白熙成。当刑警的妻子车智元在工作上可谓是明察秋毫,但10多年来,她都没发现丈夫的身份是假的,更没发现他有一段黑暗过往。

不止如此,当白熙成遇到了可能揭露他秘密的老同学时,立刻露出了凶狠的一面——娴熟地把对方勒晕关进地下室,还威胁到,“搞得我想在地上铺塑料了。”

李准基的微表情相当细致:面对妻子、养父母、女儿、女儿的老师、老同学……他的假笑有不同的温度,这让他的人前人后的变脸并不显得突兀。

白熙成自称变态,没有感情、也没爱过自己的妻子,却买个空气炸锅都要向妻子申请,为了给她做五花肉吃。

向姐姐展示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没说什么好话完全用眼神展示“看爱人眼睛里有星星”。

男主角是女主角的,男二号是属于全体观众的。这句断言几乎伴随着韩剧在国内的每一次爆红。

游戏花丛却只为一个人驻足的徐正雨,在当时比男主更受欢迎,贡献了无数让人印象深刻名场面。

女孩为男主角哭,他强忍泪水说,“为了别的男人流泪,就不该在我面前表露你的美丽。”

当男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他默默坐在办公室哭泣,告诉自己“徐正雨,到此为止吧。”

《王的男人》刷新了韩国电影票房纪录,李准基也在韩国三大电影节都拿下奖项:大钟电影节新人男演员奖、百想艺术大赏的新人男演员奖、青龙电影节人气奖。

不限于韩国,当时全亚洲都掀起了李准基热,风头一时无两。他在《我的女孩》中标志性的十字架耳环人人模仿,《王的男人》让他拿下上海国际电影节人气奖。

广告接到手软,三星甚至给他开了空白支票作为代言费,他更作为电影人代表与当时的韩国总统卢武铉会面。

这或许是每一位有花美男称号的男艺人都要经历的一关。被公众指责“不男不女”、“娘炮”、“比女人还媚”,铺天盖地的各种猜测让李准基被卷入形形的舆论漩涡。

多年后,在接受我国媒体的采访时,他说道:“我在20岁的时期得到了很多女粉丝的喜爱,也曾经是引领潮流的男星。但是,漂亮、帅气也常常是我自认的缺点所在。我对自己20岁左右时期的长相并不是很满意。那时候大家不是用一个演员的眼光来看我,而是以一个明星的眼光来衡量我——漂亮又帅气的演员、而且是非常有女人缘的演员。”

所以从走红的第二年开始,他就放弃了更讨好的爱情剧,开始挑选硬朗沧桑的糙汉以及能更多展现内心的复杂角色。

从小就被父亲送去学跆拳道,年少时还作为釜山市的跆拳道选手代表比赛,李准基是妥妥的是黑带六段选手。

下定决心的李准基一个人从釜山跑到首尔,身上只有打工攒下的30万韩元(人民币1800元左右),一边打着零工,一边学习,最后考到了首尔艺术大学电影系。

这些经历都为李准基的转型打下了基础。他不是电视剧里财阀少爷,也不是顺风顺水的二代,一切成就都靠自己双手搏得。

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为了学表演在餐厅洗盘子打工、考上首尔艺术大学后积极试镜勋章机会、凭美貌爆红后又毅然决然地放弃这条轻松的路,永远在尝试新的角色和剧本……

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虽然大家仍念念不忘他的丹凤眼和高鼻梁,但李准基是个演员,这一点已经毫无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