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换头”手术在中国完成共耗资7000万后来怎样了

严酷的纪律不应当用在与功课或文学练习有关的事情上面,只能逢到道德问题感受危险的时候才施用。”——夸美纽斯

一直以来,医术都是我们讨论不休的话题,从东汉时期华佗的麻沸散和开颅手术来看,医学一直处于飞速发展的状态。早在一千多年前,华佗便提倡开颅手术,虽然并未被采取,但其存在的可行性不可忽视。

随着现代医学的不断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于比开颅手术难度更大的换头手术。与前者相比,后者难度之大与其存在的可行性都遭到质疑。不过,在人们的坚持探索下,全球第一个换头手术,终究还是在我国完成。

那么,话又说回来,当时换头手术经历了什么?效果怎么样?其实还要从那一次换头手术开始说起。

一直以来,换头手术都是人们心中期盼的一种手术,毕竟对于每个人而言,换头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医学工作者而言,换头就像是一种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至于能否实现,仿佛就在一瞬之间。

曾几何时,开颅手术也像换头手术一样遥不可及,但是在人们的努力之下,开颅手术变得轻松简单。特别是在如今医术发达的时代,开颅和心脏有关的一系列手术,都变得那样轻松,并且成功率越来越高。

其实,我们不得不承认,人们从不了解各种病症,到如今各种艰难的手术屡屡完成,堪称是医学史上的一大跨度。对于医学工作者而言,科学技术和医疗设备的进步,让他们再一次更新观念。可以说,在医学之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可能。

事到如今,换头手术就像是人们万众瞩目的主角一样,以自己的方式,逐渐提上日程。特别是在开颅手术,心脏搭桥等高难度手术的实现和完成,越来越多的人期盼,并且由衷的觉得换头手术可以顺利完成。渐渐的,人们开始逐渐向这一方面进行研究,并且想办法实现这一手术。

不过,对于这一手术的实施,很长时间都无法向前推移。何为换头手术,其实就是把自己脑袋更换一下。可以想象,换头手术存在的风险性和艰难性,在绝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是不愿意接受换头手术的,尽管人们内心非常期待换头手术的结果,但是谁来充当这个“小白鼠”,却始终没有定论。

后来,经过医学界的研究,决定先用一种相对高级的动物进行实验,并且在收集好资料的时候,以和人们渊源极深的猴子做实验。就这样,以猴子为基础的换头手术正式提上日程,并且,在所有相关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慢慢开始实施。

直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医生任晓平的出现,终于有人牵头去做换头手术实验。就这样,所有人怀着激动并且担忧的心情,等待着换头手术的结束。

提起换头手术,每个人都会捏一把汗,虽然换头手术的过程我们不太了解,但是光听名字,足以让人胆寒。不可否认的是,换头手术中所经历的过程,以及换头者所要经历的痛苦。但是,在换头手术提上日程以后,即便是困难重重,也要奋力进行。

后来,在经过多番实验过后,全球终于出现了第一个换头成功的猴子。2016年,全球第一例换头手术顺利完成。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整个换头手术过程长达18小时,花费7000万。

不得不说,换头手术的花费和消耗是非常巨大,但是为了医学的进步,以及满足人类悬着已久的心,我们还是不惜一切代价,顺利完成换头手术。

其实,在手术进行之前,相关医生做足了猴子的功课,包括猴子的习性、生存条件以及预测换头成功率。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猴子在零下15度可接受换头手术而不会损伤其大脑。

据说当时任晓平按照这关键一点,在零下15度的环境中为猴子进行换头手术。不负众望的是,换头手术最终成功了。并且,这也是全球第一个换头成功的猴子。

客观的说,猴子的换头手术成功,堪称是人类医学史上的绝大进步。对于我们而言,也算是开拓了见识。不过,在猴子换头手术成功的背后,其弊端也逐渐展现出来。

虽然这只猴子换头成功,但是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是一只活动自如的健康猴子。他们在给这个猴子做手术时,仅仅保证了猴子的身体与头部能够进行血液循环,保证其头部的血液供给,但未能实现身体与头部之间的神经连接,导致这只猴子虽然有了新的脑袋,也能够存活,却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进行正常活动。

据说,那只被换头成功的猴子,它的命运就此悲哀了起来,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命运面前,猴子的生命也于换头结束后的一天时间里彻底结束。对此,我们不得不表示痛心,与此同时,我们也应当以新的观念,去对待换头手术。

换头手术目前只是一种医学设想,仅仅是在动物身上有过尝试,而且鉴于当今的医疗技术水平,短时间是不可能真正在人体身上完成头颅移植的。如此说来,换头手术依旧医学幻想。

客观的说,换头手术也存在着许多的难题,首先,神经损伤的修复在医学界还是一个难题。而换头最重要的不是血管、肌肉这些的移植或者说修复,最重要的难点在于神经的修复,怎么将神经连接起来,在探讨换头术之前,应该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我们在神经断裂后,修复有了突破性进展。

其次,由于当前医学技术能够做到血管神经束膜、肌肉及骨骼的拼接吻合,但无法使神经再生及功能重建,吻合价值有限,使得换头手术仍无法顺利进行。

再者就是,换头手术一直在伦理学及法律层面有着极大争议和严峻挑战。要知道,换头不仅仅是个简单的医学问题,更是伦理、法律,甚至是哲学方面的问题。

除了医学领域、伦理层面的争议,其实这项新的研究也会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至于换头者做完手术之后,是否还是他自己,也是人们一直讨论的话题。

虽然之前相关学者在动物身上进行的试验,或者是在人类遗体上完成的“头颅移植”,但并不能算真正的成功。总之,目前换头手术是不可行的,客观的说,换头手术缺乏相应的经过严格评估及认证的成熟技术与理论支持。

不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换头手术一定会成功实现。对于如今飞速发展的医疗技术而言,这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们生活在如今飞速发展的时代,换头技术的实现,也是极有可能的。或许,在短时间内,换头手术存在的技术难题没有办法攻克,但以如今日新月异的医疗技术来看,实现换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正所谓:“世间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人类医疗技术没有得到保障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做换头实验,对于换头者而言,实在是太不公平了。